长泰县论坛网

望奎县小区

象征缅甸正式公民身份的粉卡

参考消息网3月28日报道,美媒称,缅甸移民局近日在网站上发布了一则通告,批准缅甸掸邦北部大勐稳(Tarmoenye)的几万名华人加入缅甸籍。通告并没有给出受益于这批入籍华人的准确人数,坊间传闻的数字则从六万到十几万不等。

据美国之音电台网站3月28日报道,不过,在缅甸其他地区的华人以及其他族裔当中,这次特批的入籍事件也引发了一些争议。争议的焦点在于,这些华人在加入缅籍后,将以缅族而不是汉族身份登记入册。

大勐稳华人的来历

报道称,很少有关于大勐稳华人来源的确切记载。中国大陆曾经出版的一本名为《缅甸华裔王国达传奇》(作者:陈建明)的书中曾经对勐稳华人做过简单的介绍。按照该书中的说法,十八世纪中叶,一名姓段的土司跟随缅甸国王征讨泰国,立下战功,被封为大勐稳(也称“大勐宜”、“大勐威”、“大勐允”等)的世袭土司。段家传承了13代,经历210年,直到1962年因缅甸军政府在全国废除土司制度而终止。

据悉,大勐稳华人喜欢穿汉服,自办华文教育,世代保持汉族的习俗,比如挂孔子像,春节贴红纸春联、请财神等,与缅北另一支更为著名的华人——果敢人——颇有几分相似。缅甸军政府废除土司制度后,大勐稳华人曾自发成立了“汉人土生会”,以民间组织的形式,向缅甸政府申请加入缅甸国籍。但是,他们的努力始终未能得到政府的批准。

上世纪八十年代,在缅甸政府军同缅甸共产党的军队于缅北作战期间,大勐稳华人组成的民团在首领王国达的带领下,始终站在政府军的一边,获得了缅甸军方的信任。甚至有一种说法,王国达曾经救过后来成为独裁者的丹瑞将军的性命。

据缅甸媒体《伊洛瓦底》报道,1998年,已经大权在握的丹瑞曾口头指示移民局,给予大勐稳地区的华人缅甸公民身份,正式成为缅甸合法民族。不过,丹瑞认为,大勐稳华人不能以华人身份入籍,于是,他为大勐稳华人赐名为“勐稳帛玛族”,也念作“勐稳白马”族——用云南口音读,“白马”的发音跟“帛玛”一致。而无论“帛玛”还是“白马”,都是缅族(Burma)的音译。

缅甸华裔、复旦大学社会学博士生亨凯也向记者确认:“当时王国达提出,想为勐稳华人争取(缅甸)身份证,改为勐稳帛玛族,是丹瑞给王国达的指示。”

与军政府关系密切

报道称,尽管得到了丹瑞的口头承诺,但大勐稳华人入籍一事并不顺利。据悉,直到此次集体入籍之前,只有几百名大勐稳人拿到了象征缅甸正式公民身份的粉卡。

仰光华人杨先生对记者表示:“大勐稳在腊戌与木姐之间的贵概一带,靠近中国,那里的华人来源挺复杂的,有些人在当地生活好几代了,也有些是后来的人。后来的人大多数为了在缅甸做生意方便,有中国身份证,也想拿缅甸的身份。”

不过,大勐稳华人一直与军政府保持着密切的关系。即使在缅北各少数民族武装(包括果敢武装)与政府军开战期间,大勐稳人始终不渝地与政府军站在一起,这曾引起一些缅北华人和其他少数民族的不满,甚至有人在网上大骂王国达等人认贼作父,“把自己的祖宗都卖掉了。”

2015年11月缅甸年大选前夕,大勐稳地区曾经出现过一份为军方背景的巩发党拉选票的通知。其中写道:“凡我勐稳帛玛民族同胞,在本年阳历十一月八号(农历九月二十七日)的民主大选中,年龄满十八岁必须参加投票之人,务必投狮子党(巩发党)之票,原因有二:(一)为感恩,因我民族民称与民族地位是联邦巩固与发展党创始人、国家主席丹瑞大将及国家委员会批给的,如若我族之人不投巩发党的票,就是忘恩之人;(二)为巩固自己的身份地位,我民族民称和地位虽已得到批准,但尚未完善。只有巩发党在这次大选中能够获胜,我民族才能百分百得到认可与稳定,希望大家慎之重之。所以凡我勐稳帛玛民族同胞务必共同投给自己居住县镇里巩发党三位候选人每人神圣的一票。”

大选过后,身为巩发党党员的王国达获选连任掸邦议员。对此,亨凯向记者表示:“吴登盛在任期结束前才突然允许了(大勐稳华人入籍)这件事,应该是大选时、双方的一个交易。勐稳支持巩发党,巩发党给予其合法的民族地位。”

缅甸各族裔的看法

此次华人集体入籍一事在缅甸引发出一些争议。大勐稳地区的德昂族议员艾慕(Aik Moon)对媒体表达了自己的困惑,他说:“他们(华人)有完全不同的生活方式,有些人只会说中国话,他们怎么能变成缅族呢?”

前国会议员、掸族人赛貌亭(Sai Maung Tin)表达了掸族人在自己辖区内应该参与决策、甚至自治的理念。他说:“他们(大勐稳华人)以前归我们掸族土司管辖,我认为他们有权成为缅甸公民,但是,要是政府在作出这样的决定之前与我们掸族人商量一下就更好了。”

缅甸政府公开承认的少数民族有135个,但是,其中并不包括华人(果敢人除外)、印度裔、孟加拉裔穆斯林(罗兴亚人)等民族。长期以来,从中国广东、福建、云南等地移居到缅甸的华人当中,很多人无法拿到象征缅甸公民身份的粉卡,而只能得到代表其他等级身份的蓝卡或外侨证,在就业、升学等方面受到与其他公民不同的待遇。

有位不愿具名的缅甸学者向记者表示:“缅北其他地区的华人很难拿到粉卡。也有缅甸媒体对此持批评态度。我认为,缅甸对外族(主要是华人和印度人)的容纳度、包容度,还是不够。缅甸此前一直实行大缅族主义,对其他少数民族也有区别对待。”

而亨凯则说:“如今缅甸的华人,特别是第三代、第四代的华人,对民族、国家身份的认识是很模糊、很矛盾的。我对勐稳帛玛的做法十分认同,我认为,这是华人融入当地的一个好榜样。”

望奎县小区

最新文章
推荐内容